CN
EN

新闻动态

段奕宏:作为演员不想卖惨 期待片场发生意外

2017-11-03

  段奕宏在11月接连有《暴雪将至》 《引爆者》 两部电影上映,有人对段奕宏说,“老段,你行啊,11月两部电影”。而在他本人看来,这是极大的挑战——两部戏都是演小人物,如何在演绎时忘记之前的经验和痕迹,是段奕宏探讨的命题。
  为了演好《暴雪将至》里的工厂保卫科工人,电影开机前段奕宏在大厂里体验了十天的生活,有效没效不知道,收获多少不知道,但他知道这是必须要做的工作;电影里多场暴雨戏份,让段奕宏的头顶长出了一个会导致神经痛的大包,但他却说演员就是要全然不顾,他需要雨水的冲刷激发出他的潜能,他甚至渴望片场有意外的发生,因为那是角色有可能会经历的故事。
  《暴雪将至》作为唯一的华语片入围第30届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男主角段奕宏也是影帝的竞争者之一。在颁奖前夕,新浪娱乐对话段奕宏,听他聊聊自己的演技方法论。
  说起角色,段奕宏十分健谈,完全是一个戏痴的状态。不过生活中的老段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人,来到东京电影节也并非只关注电影的。其实本次对话是以老段的主动提问展开的——
  段奕宏:万圣节有没有出去玩呀?
  小浪:去涩谷看了好多装扮奇特的人。如果你去玩,会扮成什么呀?
  段奕宏:这个问题有意思,来一个中国元素的吧,来一个孙悟空,美猴王。

新浪娱乐对话段奕宏@东京电影节

新浪娱乐对话段奕宏@东京电影节

  
  “我不想让观众带着过多同情分数,变得不够客观地去看电影本身” 
  新浪娱乐:您在《暴雪将至》里演的是工厂保卫科工人,这个月要上映的另一部戏《引爆者》里演的是矿工,最近是迷上了小人物角色吗?
  段奕宏:赶上了,是赶上了。我最近比较关心人和环境和社会的一种关系,甚至对生命的一种关系。这样的题材,我觉得我比较感兴趣。把一个人放在一个看似很具象的时代背景之下,他的一种可能性,和他的一种不确定性的空间,包括人被一些所谓的故事性的剧情的裹挟当中的一种碰撞,一种被冲得失去方向的那种感觉,我觉得挺吸引我的,我总想去从中找出一些真相。
  新浪娱乐:同样是小人物,如何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忘记之前的经验呢?
  段奕宏:这一句话很难说,很多时候其实主观上说要忘记,要忘记,不断去说这种表现形式我已经表现过了,但是你说做到很尽善尽美吗?也未必。有人说,哎呀老段你行啊,11月份两部电影。其实对演员来说我觉得是一个极大的挑战,同一个月里边两部电影上映,那对演员的考验和要求也是很高的。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说,其实不能去要求观众,必须只能要求自己。熟知我的观众,我愿意把他化作一种动力,因为我是一个本身对自己有要求的演员,所以我已经习惯了不去要求观众,我也习惯了不愿意更多去跟观众分享拍电影的艰辛或者是困难、难处,那是这个职业必须去承受的一个正常的模式,我不想让观众带着过多同情分数,变得不够客观地去看电影本身

段奕宏
段奕宏

  
  新浪娱乐:这部《暴雪将至》应该真的拍的挺辛苦的吧,因为全都是暴雨的镜头,在泥里边又摔又打,先问一下那么多雨都是真的吗?
  段奕宏:99%的都是人造的,我们当时拍的时候已经过了湖南的雨季了。
  新浪娱乐:所以每天都是湿淋淋地开工,又是湿淋淋地收工吗?
  段奕宏:几乎。
  新浪娱乐:对身体健康是很大一个挑战吧,有没有被冻感冒之类的?
  段奕宏:我这脑袋长出一个奇怪的包。就是在火车两个车轨中间去追凶手,我们连续拍了八天。第三四天的时候整个头皮不能动,神经那种疼痛,然后就突然长出一个包,这个包最后诊断是皮囊炎,还是神经性的。直到现在还有一个包,那个包比之前的要小一些了。
  没有办法,这个职业就是这样,你必须得全然不顾有时候。虽然也提醒自己警惕,别磕了碰,碰了磕,可是他就要一个肉身在一个大工业的厂区里边发生的故事,再熟悉不过的工人他都会有一些意外的东西。即便在拍摄当中真的发生了意外,我倒觉得,反而考验这个演员接受这个意外的对待反应性。因为只有我完全把自己置身在这个场景当中,无论发生什么事,他都是正常的,都是剧本里写不出来的。
  反而有时候我期待这种意外,真的,期待这种意外。包括雨水对我的刺激,它只是我之前的工种没有碰到过的一种经验。可是这种经验就是独特的气质,就是独特的一种表现形式。作为演员,我要忘却我演的本身,这个人物你就要经历,经历了你才能冲刷,或者是激发出一些我以往没有的一些表现。如果我总是排斥,怕,我能不能在这个雨中能躲一条是一条,这个雨别把我眼睛淋得睁不开,睁不开那就对了,你就要去顺应这种自然生理的反应,你就要去顺应这种地形的坑坑洼洼和上上下下的气喘吁吁。
  我记得有一场戏算是我的出场,我第一次进到那个犯罪现场,坑坑洼洼的,他们非要给我挖一个平道,我就拒绝了,我说我是余国伟,我不是老段。余国伟就要经历这种坑坑洼洼的,你挖出那个平道是给老段挖的。所以要就着现场的一切陌生感,因为这个现场也是老余第一次遇见。

段奕宏
段奕宏

  
  “无论是炸裂也好,一文不值也好,至少这两个人物给你的感觉是,没见过”
  新浪娱乐:电影在东京首映的时候您透露说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去大厂体验了10天的生活,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十天的故事吗?
  段奕宏:故事其实挺单调的,就在大厂见一些做安保的人,然后跟一些工人聊天。还是在寻找和捕捉,有效没效不知道,但是这个工作得做。收获多少也不知道,因为都是在一个不确定的过程当中。有些事可能是我们这种门外汉或者离那个工种或者厂区遥远的我,一厢情愿想知道的一些东西,可能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是司空见怪,对我来说是第一次,但是这个第一次放到电影里也许用不着,但是至少会给我做一个参考判断,总比我是一个零开始会好一些。
  新浪娱乐:通过体验生活,以及揣摩角色,您觉得这个人物的关键是什么?演好他的核心是什么?
  段奕宏:问的好。往往我对一个人物对一个电影的气质,关心的程度大过技术上、大过戏剧上、大过某一场戏,气质的把握和寻找是我最看重的。我且不论难度系数有多大,其实任何一个新的角色对我来说,在我这儿都是大过100分的。因为我只有把他想象的难度系数更大,再大,我才有可能迫使自己去寻找不一般的不一样的精神气质,表现形式。
  新浪娱乐:所以他的气质是什么呢?
  段奕宏:首先他是真真实实的一个人,一个大厂的工人。他的气质是在自己绝境当中,行进当中被抛弃之后的一种不知所以,不知道找谁去诉说,这种痛感是具有普遍性的。可是对他来说,他不这么认为,老余不这么认为,他只有无力和无奈地接受,这种心理的痛苦,我觉得对他来说是摧毁的。所以十年之后从监狱里出来那种状态,也是我非常看重的状态。

《暴雪将至》剧照
《暴雪将至》剧照

  
  新浪娱乐:您今年还有一部作品《非凡任务》我特别喜欢,我觉得那部戏可以说是演技炸裂,您觉得是那种大毒枭大反派好演、更容易出彩还是小人物更容易一些,您觉得难度上有什么区别?
  段奕宏:都挺难的,对我来说在不想流于一般的要求之下都是很难的,无论是炸裂也好,一文不值也好,至少这两个人物你都看过,给你的感觉是,没见过。我觉得无论是反派还是正派,要做到一个高水准的表现,是很困难的,因为我要筛选出很多大家没见过的,咱们就说这种肢体也好,语气也好,形象也好,驾驭人物的气质和他的感觉,还是要做很多功课。
  新浪娱乐:演那种反派应该很难体验生活了吧?
  段奕宏:那个毒枭没法体验了,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建设,好在我们看过很多的毒枭,也看过很多黑社会的香港电影,看到过,尽量就不要再去重复,这是一个很好的参照。
  新浪娱乐:《暴雪将至》的故事发生在97年,人物的打扮也都特别90年代。您还记得自己90年代的时候是一个怎么样的年轻人吗?
  段奕宏:97年我在大学三年级,还是一个苦苦求学的阶段,真的,对自己的未来一无所知,然后埋头苦学的那么一个阶段。
  新浪娱乐:当时您喜欢穿皮衣吗?
  段奕宏:当时我穿的是军大衣,没有皮衣。
  新浪娱乐:这么不潮啊?

 

  段奕宏:没钱去买皮大衣。军大衣,差不多50块钱买的军大衣,我们学校那个时候也流行穿军大衣。
  新浪娱乐:不过长的帅穿着军大衣也会很潮的。
  段奕宏:那个时候没觉得帅。
  新浪娱乐:今年还有什么新的作品会拍吗?
  段奕宏:我拍完《暴雪将至》应该是5月17号,到今天我还没开工,一直处于休息,希望我的新的工作能让我早点开工。
  新浪娱乐:现在还没定下来的工作?
  段奕宏:对,还没定。
  新浪娱乐:很多粉丝特别期待再看到您的话剧作品。
  段奕宏:我也希望有一个好的话剧剧本,话剧还是需要时间的,我不想为了去完成一个话剧,或者去满足谁,一定是导演、剧本、角色要让我有足够的兴趣。
  新浪娱乐:这段时间算是刻意给自己放了假吗?
  段奕宏:算是刻意的吧,我也不想勉强自己。
  (杨晋亚/文  陈植/摄影、摄像)
来源: 新浪娱乐